国际艺术教育学会的历史

约翰·斯梯尔斯(2006

InSEA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Insea的历史档案储藏于约克郡


 

国际艺术教育学会的档案馆位于英国约克郡雕塑公园的国家艺术教育档案馆(NAEA)。 NAEA为广大公众,学生和研究人员提供了独特的资源。档案馆成立30年来,通过收集儿童的作品以及主要教育工作者和艺术家的文章、信件和作品,保存了艺术教育发展的书面证据。现有120多个来自中小学和高校的收藏品,记录着包括儿童艺术、基础设计与艺术、工艺设计技术和平面设计的发展。若想要获得藏品清单,可以通过联系中心管理员兼藏品保管人Leonard Bartle。该清单包括1902年至1936年艺术教师工会(Art Teacher’s Guild)、1929年至1941年在艺术中教育学会(Society for Education in Art)、1959年以来通过艺术教育学会(Society for Education through Art,简称SEA)的相关档案、期刊和会议纪录、全国艺术教育学会(National Society for Art Education,简称NSAE)和1985年以来的全国艺术与设计教育学会(National Society for Education in Art and Design,简称 NSEAD)的出版物。丰富的InSEA收藏品如今有部分已经完成编目,包括文章、信件和期刊等。这些都是由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前任主席们,包括齐格菲尔德,希普韦尔和艾斯纳所收集的。这些文件由前InSEA档案管理员Jane Rhoades-Hudak捐赠。另外,还有前主席Brian Allison捐赠的收藏品。 2013年,另一位前主席约翰·斯特尔斯(John Steers)又捐赠了另外一套InSEA文件(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其中没有一本是当时已经收录在册的。访问只接受提前预约,档案馆周一和周二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开放。档案馆位置是:约克郡雕塑公园的劳伦斯巴特利中心 (The Lawrence Batley Centre, Yorkshire Sculpture Park, West Bretton, Wakefield WF4 4LG.)

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artsedarchive.org.uk/

 


 

回首过去


 

小说家莱斯利·珀斯·哈特利(L P Hartley)曾写道:“过去,是另一个国度,人们在那儿做着不同的事情。”


 

在这历史简介中,我想探讨的是五十年前的世界和如今相比是多么地不同——是什么启发了艺术教育工作者在1951年提出成立国际艺术教育学会(InSEA)的想法呢?首先我想提醒大家:“历史不是历史上真正发生了什么事。历史是历史学家所告诉我们的。”[3]半个多世纪前通过口口相传的历史正在逐渐流失。然而作为理解现在的关键途径和对未来提出建设性预测的重要源泉,将我们的一部分视野投向过去变得极为迫切。


 

InSEA,就像其母组织联合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样,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之后成立的。理查德·霍加特(Richard Hoggart)阐释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如何承载着人们的希望而成立,即对一种新型国际关系发展的坚定信念。


 

世界刚刚经历了一场由虚假哲学引发的可怕而持久的战争,它始于对言论自由的大规模控制。最初的设想产生于1945年,人们为了确保这种战争不再发生,通过教育、一切形式的文化与科学交流、对真理、正义、和平的强调、对个体的尊重,保障人们更好地相互理解——这些设想有莫大的吸引力。

 


 

1946年和1947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的第一届和第二届大会上,决议研究通过艺术教育来实现的途径。 1948年,来自英国的赫伯特·里德(Herbert Read)博士被任命为“专家委员会”的主席来研究这个问题。该小组的成员如下:来自美国的托马斯·芒罗(Thomas Munro)、匈牙利作曲家卓尔坦·柯达伊(Zoltan Kodaly)、两名政府教育督察,法国的乔治·法夫尔(Georges Favre)和英国的爱德华·奥瑞迪基(Edward O’R Dickey)、来自巴黎大学的哲学教授拜耳(M Bayer)、两名美学家Souriau教授和Lalo教授、和来自法国的艺术教师Langevin夫人。

 

紧随其后的是在195177日至27日在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识教育中的视觉艺术”研讨会,大约来自二十个国家代表参加了这次研讨会。代表团中有相当数量的人继续在InSEA担任组织发展的领导者。例如,来自美国的埃德温(Edwin Ziegfeld)博士在研讨会上担任“专家顾问”,成为该学会的第一任主席(他同时也是美国全国艺术教育学会NAEA的首任主席)。来自加拿大的查理士·达德利·盖茨克尔(Charles Dudley Gaitskell)指导了研讨会(他后来成为加拿大艺术教育学会CSEA的第一任主席)。议程里包括一般会议演讲、嘉宾发言和参观普通学校和艺术学校。其中一次访问是在科舍姆(Corsham Court)新成立的巴斯艺术学院(Bath Academy of Art)。

 


 

多亏了克利福德·埃利斯(巴斯学院院长Clifford Ellis)和梅休因勋爵(Lord Methuen)的精心安排,与会者们能够对学院和儿童实验学校进行深入的考察探索。学校的课程在当时被认为是最先进和最丰富的。艺术和手工艺设计高度创新,可谓巧夺天工。在实验中的儿童学校,视觉材料的使用以及在儿童工作中表现出来的探究精神和冒险精神也受到诸多赞誉。

 


 

毫无疑问,这一研讨会在当时算是一件大事。齐格菲尔德(Ziegfeld)写道:“这次研讨会将给我们的未来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6]这个论断是否正确是我如今想知道的问题之一。

 

InSEA大会


 

多年来,世界大会和区域会议的模式已经发展起来:

国际教育艺术联盟(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pour l'Éducation Artistique

1900

法国,巴黎

1904

瑞士,伯尔尼

1908

英国,伦敦

1912

德国,德累斯顿

1925

法国,巴黎

1928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

1935

比利时,布鲁塞尔

1937

法国,巴黎

1955

瑞典,隆德

1958

瑞士,巴塞尔

1962

德国,柏林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Education through Art

国际艺术教育学会

1957

荷兰,海牙

1960

菲律宾,马尼拉

1963

加拿大,蒙特利尔

1966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

1969

美国,纽约

1970

英国,考文垂

1972

南斯拉夫,萨格勒布

1975

法国,塞夫勒

1978

澳大利亚,阿德莱德

1981

荷兰,鹿特丹

1984

巴西,里约热内卢

1987

德国联邦共和国,汉堡

1990

菲律宾,马尼拉—因政治原因取消

1993

加拿大,蒙特利尔

1996

法国,里尔—因经济原因取消

1999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2002

美国,纽约

2006

葡萄牙,维塞乌


 

世界大会对InSEA发展的重要性无可估量。世界大会一直是它的命脉,这个活动基本上是有规律地举办,把这个组织和艺术教育家国际社区揉合成一体长达50年。它们体现InSEA促进全球视觉艺术教育思想交流与合作的宗旨,而所发表的演讲成为了弥足珍贵的资源。1999年世界大会的组织者简洁地表达了他们的目

 

在之后的几年中,在各届世界大会之间举行了区域性会议。这些更“当地”的活动促进了更广泛的参与。

 

 

InSEA地区代表大会 1980-2004

1971

芬兰,奥塔涅米

1980

奥地利,巴登

1982

塞浦路斯,尼科西亚

1983

保加利亚,索菲亚

1985

英国,巴斯

1986

加拿大,温哥华

1988

尼日利亚,拉各斯

1988

瑞典,斯德哥尔摩

1989

埃及,开罗

1992

芬兰,赫尔辛基

1994

葡萄牙,里斯本

1995

中国,台中

1995

菲律宾,马尼拉

1997

苏格兰,格拉斯哥

1998

日本,东京

2000

波兰,波兹南

2001

台湾,日月潭

2003

斯德哥尔摩,赫尔辛基和塔林

2004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卡帕多西亚

2004

中国,北京

 

 

注:2006年后的大会请点击这里 http://insea.org/events/historical-review-world-and-regional-congresses

 

世界大会

年份

大会

备注

1957

荷兰,海牙

 

1960

菲律宾,马尼拉

 

1963

加拿大,蒙特利尔

 

1966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

 

1969

美国,纽约

 

1970

英国,考文垂

 

1972

南斯拉夫,萨格勒布

 

1975

法国,塞夫勒

 

1978

澳大利亚,阿德莱德

 

1981

荷兰,鹿特丹

 

1984

巴西,里约热内卢

 

1987

德国联邦共和国,汉堡

 

1990

菲律宾,马尼拉—因政治原因取消

 

1993

加拿大,蒙特利尔

 

1996

法国,里尔—因经济原因取消

 

1999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2002

美国,纽约

June Cleavage博士的艺术教育主旨演讲一演讲二Graeme Sullivan 《序言》

2006

葡萄牙,维塞乌(由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6年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世界艺术教育大会之故,而从2005年推迟)

艺术教育中的跨学科对话 摘要

 

 

INSEA 会章


 

19547月在巴黎举行的第一届世界大会上通过了《会章》,InSEA正式成立。里德以“艺术教育的未来”为主题宣布了此次大会的开幕(这显然不是InSEA大会最后一次使用该主题。)《会章》的序言(在这几年中只是稍作修改)揭示了InSEA创始成员的理想和信念:

 


 

  • 艺术教育是个体在所有发展阶段中的自然手段,它培养人的智力与情感以及社会全面发展所必需的价值观和手段。

  • 建立世界范围的学会是必要的,关注艺术教育的人们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分享经验,改善实践,加强艺术在所有教育领域的地位。

  • 与关注艺术教育的其他学科和教育界以外的专业领域人员合作,将加强互助关系,更紧密地协同解决共同问题。

  • 一个更全面综合的计划和稳固的体系能进一步传播有关艺术教育的信仰和实践,促使国际合作和各国民族之间的相互理解得以持久发展,从而实现个体在参与社群文化生活中的自由权益,享受艺术,创造互助互惠的美好环境。

  • InSEA一开始就热衷于开展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其中包括为教科文组织所有成员的教育部门编写有关中小学艺术教学的建议; 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制作了一个大型的儿童艺术国际巡回展览,儿童作品的彩色幻灯片在国际上发行;编制了一份国际资源材料清单,随后进行了扩展,同时InSEA发布了定期的通讯。 一个关键的目标是鼓励建立各国InSEA委员会,以使学会成为各国相关组织的联合会。以上计划是在19578月于海牙举行的第二次大会中制定的。世界大会的组织和融资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

 

 

INSEA 主席


 

历届主席都特别强调和重视学会的工作,并在一定程度上在其任期内给本会增添了特别的印记。然而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InSEA的管理主要是由西方国家和英语国家承担的——InSEA主席大多数是以英语为母语的。这早就应予以改变。


 

InSEA的档案保管员Jane Rhoades Hudak提供了每一届主席任期内的成就简介。整个1951年至1960年初期,Edwin Ziegfeld(埃德温•齐格菲尔德)担任主席一职,在其任期结束之时,学会已经拥有了一千名会员。他建立了健全的组织结构,实现了大会早期确立的大部分目标。事实上,今天这个组织的基本结构很容易被齐格菲尔德所认可,因为在这几年里,它基本上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Presidents of InSEA*

INSEA的主席

1951-1960

Edwin Ziegfeld,美国

1960-1963

Charles D Gaitskell,加拿大

1963-1966

J A Soika,联邦德国共和国

1966-1969

Sabura Kurata,日本

1969-1973

Eleanor Hipwell,英国

1973-1976

Aimée Humbert,法国

1976-1979

Al Hurwitz,美国

1979-1982

Jack Condous,澳大利亚

1982-1985

Brian Allison,英国

1985-1988

Marie-Françoise Chavanne,法国

1988-1991

Elliot Eisner,美国

1991-1993

Ana Mae Barbosa,巴西

1993-1996

John Steers,英国

1996-1999

Kit Grauer,加拿大

2000-2003

Diederik Schönau,荷兰

2003-2006

Doug Boughton,澳大利亚


 


 

Gaitskell, Soika and Kurata主席的相关记录没有保存下来。然而Gaitskell’主席的主要成是将FEA(国际艺术教育联盟)和InSEA合并。Soika在布拉格主持了一个非常成功的会议,该会议共有2000多人参加。Kurata主席的职位受到财务违规的影响,但我要强调的是他并不了解也没有参与这件事情。他主持了在美国纽约的第一次世界大会。晚年的他被Jane Rhoades称为其见过的直觉力最强、感觉敏锐又温和的人之一。[12]


 

随后Eleanor Hipwell主席直面的是学会的重建。Jane Rhoades总结说Eleanor Hipwell“拯救”了InSEA。她使学会的财政重新恢复为盈余状态,并重组了学会。[13]20世纪70年代是一个巩固期,学会着重于一系列意义重大的世界大会的组织活动。HumbertHurwitz时代的详细记录已经丢失,从Condous的时期开始有着详细且连续的记录。Allison是一位精力充沛且雄心勃勃的主席。他建立了InSEA的区域组织,并建立了受认可的国家组织和附属组织,这非常符合创始成员建立学会的初衷。他对《宪章》和《细则》进行了修订,并为诸如如何组织研讨会等丰富多样的活动制定了指南。理事会成立,以处理研究、附属机构和出版物等问题。一段时间内与保加利亚“国际和平旗帜”运动保持着蓬勃发展的关系。


 

1982年,Allison带我加入InSEA执行委员会担任秘书。直至1999年,我以一种或另一种身份持续在委员会任职。1982年至今,我有幸与8位国际主席一起工作,并且我自己也担任了一届主席。我可以证明这些主席对学会的承诺和贡献,并且我从个人的经历中学到了如何努力领导一个有着广泛的理想和抱负,但财力非常有限的国际组织。Chavanne再次加强了InSEA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联系。Eisner(艾斯纳)获得资助,完成InSEA出版史上最重要的文献《在教育中评估视觉艺术:国际视角》[14]Barbosa非常显著地提升了拉美组织的形象,Grauer的持久贡献是在互联网上建立了InSEASchönau巩固了这项工作,加强了学会的财力,并为重新激活InSEA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关系努力工作。现任主席Doug Boughton 长期服务于InSEA,作为上述有关评估一书的主编之一,他的优秀作品被两本InSEA的出版物所引用,Boughton亦将这些作品发表到了该出版物上。[15]当前的关键举措是“国际艺术教育杂志”在2005年初即将出版。


 


 

2006年后的主席

2006-2009

Anne Kuo,台湾

2009-2014

Rita Irwin,加拿大

2014-2019

Teresa Torres de Eça,葡萄牙

 

THE 1951 SEMINAR

1951年研讨会


 

1951年研讨会的所有报道中可以明显地看出,赫伯特·里德爵士(1893-1968)是前卫艺术,文学和美学领域的领军人物。里德在1914 - 1918年的一战期间曾是一名军人,并被授予军事十字勋章和杰出服务勋章,但后来他成为和平主义者和并自称为无政府主义者。他主要视自己为诗人,但艺术批评成了他的主要活动。里德提到人努力实现自我的需要、充分发展人的潜能的重要性、个体对主动性与创造性的追求、对真实自我的忠实,以及与他人在精神上的相互联结等。里德罗列了他认为审美教育的应有的目


 

  • 保持所有感知和感觉模式的自然强度。

  • 在某种相关环境中协调不同感知和感觉模式之间的彼此互动。

  • 以沟通的方式表达感情。

  • 教导孩子如何以必要的形式表达思想。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本次研讨会的报告总结了里德的结论:


 

里德博士提出,为了尽可能完整地传达人类的反应,不仅要运用“语言表达的无限微妙之处,而且要以各种形式的图像符号表达”。我们的教育体系统有忽视各种图像符号交流方式的偏颇。但是,我们已经开始怀疑我们的语言文字表达形式是否足够充分。他所引导的解放运动使人们开始认识到,人类思想的手段不仅仅依赖于概念,还依赖于图像符号。 既然教育的目的是要释放一种自我成长的能力,而成长必须通过表达来呈现与实现,那么教育就是教会儿童和成人如何用声音、图像、工具和器具来表达自我。 换句话说,“教育的目的就是培养艺术家,即能高效运用不同的表达和交流方式的人”


 


 

1968年,在里德逝世后不久,齐格菲尔德就其对里德和布里斯托尔研讨会满怀深情地写下了他的印象:


 

他所有的话语都带来了清晰的思路和杰出的洞察,除此之外,他还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他那清晰、微弱、只有轻微音调的声音起初似乎是一种轻描淡写。但当人们倾听时,却能感受到这背后几乎白炽般的强度,听里德先生演讲成为一种充满智慧与美感的经验。1951年研讨会的亮点就是赫伯特·里德发表的演讲,这给整个展会带来了动力与意义。我们都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我们仍然能看到他的轻声、谦虚和不张扬——他的态度礼貌而友好,他的幽默安静而含蓄,他的演讲轻声细语又滔滔不绝,他的语言与词汇完美呈现了英语的美妙。他的演讲本身,就是艺术。


 

建立一个国际艺术教育组织的想法并不是全新的。1900年在巴黎举办了一个国际大会,1904年成立了“国际绘画和工业艺术应用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the Teaching of Drawing and of the Arts Applied to Industry),其宗旨与InSEA没有太大的不同。1904年至1937年之间又举办了七次大会,其活动暂停至1955年。1957年,该组织采用了更简短的名称“国际教育艺术联盟”(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pour l’Éducation Artistique,简称 FIEA)。经过大量的争论,FIEA1963年在蒙特利尔世界大会上与InSEA合并。(FIEA的存在与InSEA重叠,这解释了InSEA三年一度的世界大会的奇怪编号。例如1999年的布里斯班活动被指定为第30届世界大会。大会的编号从1900年开始计算,而不是从1950年代开始,但对于哪些事件可以适当地被认定为“世界大会”存在一些争议)。


 

里德的开创性文本“通过艺术的教育”于1943年出版。英国艺术教育学会(SEA)成立于1946年,诞生于1939年至1945年战争期间许多个即有组织的暂时合并:里德担任主席已有28年之久。英国组织“艺术教育学会”的名称在经过长时间的辩论之后才于1953年通过——与InSEA的诞生的时间大体相同。里德显然影响了国际组织的名字,但目前还不清楚在国际论坛上这个问题有多大程度的争议。现在,“通过艺术的教育”的想法经常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但是里德将其视为革命性的。他在SEA的文本中写道:


 

我们宣布,我们最直接的目标是“建立能够培养发展儿童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艺术教育”,在外人看来,它就像任何把两三个人聚在一起的事业一样无害。但是,那些理解这个目标的春秋大义的人明白,它拥有足够的爆发力来冲跨现有的教育体系,并为整个社会结构带来革命。


 

21世纪初的世界和1951年的世界在方方面面都有着难以想象的不同。一个明显的变化便是人们意识到日益发展的全球化所带来威胁和巨大的机遇。“全球化”这个词缺乏确切的定义,但它显然与我们日益普遍地,这个共同生活的世界中,共享经验、经济与文化相关。我们意识到世界经济力量正在倾向集中化。一些人认为民族国家的时代已经结束,政治家们失去了影响重大国际事务的能力。世界贸易推动全球化,其规模之大可以用“超赞”一次来形容。Anthony Giddens指出,“现在全球货币市场每天都有超过一万亿美元的交易”。


 

这个转变的核心是数字通信的发展,其在全球经济以外的许多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我不久前看到一幅偏远部落的照片,他们住在亚马逊河的源头,仍居住在他们亘古不变的石器环境中,如果不是在观看世界贸易中心毁灭的DVD的话。若他们从未见过摩天大楼或飞机,我无法理解他们面对这个事件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正如Giddens提醒我们的:


 

即时电子通信不仅是一种新闻或信息传递更快的方式。它的存在改变了我们生活的基本状态,无论贫富。 当我们更加熟悉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形象,而不是隔壁家邻居的形象时,我们日常经验已经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


 

全球化可能是在世界许多地方要求政治分权、本土文化复兴、民族身份认同强化的一个根本原因。 在艺术方面,国际艺术市场有充分的跨文化实践证据。 艺术家的“流派”不再需要聚集在一个特定的地理位置:一位东京的版画家可能与在里约热内卢或伦敦以相似方式工作的艺术家有密切的联系,并可能在巴黎或芝加哥出售她的作品。 跨文化主义似乎依赖于有机会认识到团体和个人之间的“自相似性”,而新技术让思想相会,让世界相会,不受距离、成本甚至语言的限制。


 

但全球化的结果并不都是好的。


 

对于很多住在欧洲和北美以外的人而言,它看起来并不令人舒适,它像是西方化——或者,也许是“美国化”。因为美国现在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在全球秩序中占据经济、文化和军事的主导地位。 全球化许多最明显的视觉文化表现形式是美国的——可口可乐,麦当劳。


 

也许我们需要警惕潜在的国际化教育发展的危机,认识到一些政府和有影响力的富裕组织正在以主流意识形态逐渐抹杀非主流的课程方案和评估方法。例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大多数国家在某些课程设计方面相似得出奇。可以理解,政府的思想主轴是由如何维持经济增长和国家竞争力、如何保持社会稳定、凝聚力及和谐正如Skilbeck所说,这常常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知识”、“技能”、“能力”迅速上升到国家生存/发展的图腾柱首要位置,再加上对经济成长的焦虑、政治/行政对公立学校控制的强化,它们一起为当前的改革运动提供了动机。对质量下降的担忧常常被过度夸大,这有助于解释现在普遍强调质量标准的原因。


 


 

在国家层级的教育和培训领域,中央或省州政府倾向于通过立法来实施课程管理。但是,他们只能通过中介机构实施影响或控制,诸如:课程委员会、发展研究机构、教学大纲委员会、考试委员会、学位授予机构等。与之如影相随的是,一线教师不可避免地过度依赖政策指导,从而导致对课程及其评估的更严格的政府控制,并通过这些控制机制,让教师们徒劳地追寻一个“排斥教师”的教育体系。 这对于创意和文化教育可能是非常具有破坏性的:我们要抵制追寻这样一种包治百病的万能药,并学会包容适应不同民族和不同文化的需要的多元化课程。


 

通过InSEA,我们有了一个国际性的、支持艺术教育工作者的专业化社区,相对于这个组织较小的规模,它在国际上传播思想和研究的作用是巨大的——不限于召开世界大会和发表演讲论文。 更关键的是,我们的目标必须是鼓励、欣赏和包容多样性,并抵制任何有损于真正个性、原创性和创造力的国际大一统行动。

 

 

创始者们的理想主义是否可行?InSEA是否实现了他们的期望?还是它已经沦为了一个不能实现其理想的、如经济学家所称的“空壳机构”了呢?有时候,有必要以适当的方式重建我们的机构,甚至创立新的机构,使其能更好地适应,并把握信住全球化时代的机遇。


 


 

我并不是说InSEA辉煌的时代已经结束,但我相信我们可以重拾我们的初衷、回顾已经实现的成就、从中认识到不足、并且寻找新的机会。例如,会员人数与初创时相仿。一个组织良好,参加人数众多的会议只在该地区一至两年增加了会员人数。我们怎么解释这个现象呢?也许InSEA对一线的任课老师们没有提供足够的支持?但是,随着InSEA网站的推出,情况是否会改变呢? InSEA是否有一个相对经济和直接的方式与成员和潜在成员进行有效沟通?关于InSEA的另一个从一开始就很棘手的问题就是会费的问题。面对世界各地教师工资不平等,如何制定公平的会费标准,以及避免以西方货币为标准的换汇?虽然电子支付正在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但令人失望的是,富裕国家和贫穷的国家之间的差距从未有缩小的迹象。

 


 

InSEA创始人的初衷是创建一个国际艺术教育联合会和一个艺术教育研究和信息分享的国际研究所,这两个机构都预计会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全力合作和财政资助。20几年前,新西兰代表比尔·巴雷特(Bill Barrett)和1951年研讨会的最后幸存者提醒我:另一个焦点还没有实现。 InSEA需要一个永久的基地作为研究中心,成为艺术教育信息交流的专门场所和一个属于艺术教育工作者的地方,就像是驱动轮子转动的核心。也许这一点应该被重新重视起来?

 


 

近年来,学会在英国国家艺术与设计教育学会(NSEAD)和位于阿纳姆的荷兰教育评估学院(CITO)建立了半永久性基地。但这些仅依赖于个人和东道机构的善意。我同意应该启动一项新举措,虽然秘书处需要一个实体基地,但研究中心、信息交流中心和“艺术教育工作者的地方”最好设在www.insea.org的网络空间。从一开始,就期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永久性地为该组织提供资金,或者至少在其可预见的未来给予全额支持。创建者对于资助的需求主要是用来推出国际期刊,他们希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能资助“一个流行、便宜、又有插图的、致力于推广艺术教育的公告栏”作为一个临时措施的同时,还能再支持一些其他出版物和必要的翻译机构。但现在看来,“临时”这个词注定要持续半个世纪之久。不管怎样,学会终于即将推出一个由同行评议的学术期刊

虽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时地会资助一些InSEA的活动、偶尔补助出版物的发行以及最近的一些对于新的网站支持,但现实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从来都不是持续稳定的。


 

一些最初的目标已经实现,例如与大会有关的展览交流,以及教师和学生的国际交换。虽然后者是频繁的,但却是在InSEA和其他国际活动中,会员们在非正式交际过程中发展出来的。他们之间的交流出人意料地经常多且稳定。 InSEA有时被认为是富有的艺术教育工作者的国际旅行组织——虽然我所认识的大多数InSEA会员绝非此类!时间和金钱是一个问题——当Bill Barrett出席1951年在布里斯托尔举行的研讨会时,他讲述了当时从新西兰到坐船需要六个星期的时间,或者用特权乘水上飞机出海也需要两周时间。在旅行日益普及的时代,今天的旅行问题正在减少。即便如此,从发展中国家许多地区的任课教师的角度来看,对其排外的指控并非无据。


 

迄今为止,InSEA已经成功地建立了一个相对较小但常常具有影响力的艺术教育者社区。与此同时,我们可能已经萌发了跨文化艺术教育者的虚拟网络。例如,我们可以举办网上研讨会,儿童艺术虚拟展览馆,在线研究数据库和互联网门户网站,提供广泛的教学和学习资源,其中包括访问世界各地的大多数知名博物馆和画廊,或访问诸如www.nsead.org或盖蒂艺术中心的课程材料。该学会未来的角色之一应该是尝试带来一些秩序,或者至少为在网络上涌现的大量艺术和艺术教育网站绘制一条路线。这一切其实已经温和地启动了,尽管InSEA在这方面还不明显。无论作用好坏,网络的使用都将继续呈指数增长。Giddens指出,无线电在美国花了四十年的时间才获得五千万观众。相比之下,仅有四年之后,有五千万美国人使用互联网。


 

齐格菲尔德认为,赫伯特·里德关于教育的观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变得更为重要。他相信里德比大多数人更清楚、更人性化地认识到这是深刻的文化危机。《通过艺术的教育》这本书的核心讨论的就是如何解决这场危机。齐格菲尔德认为这本书是一部明确的预言性著作,讨论是教育的本质会是什么。而且,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里德已经几乎是世界上唯一一位在所有教育领域都表达过通过艺术来进行教育的人。事实上,赫伯特先生的教育思想不仅对于美国人来说可能是其最重要的遗产,对于所有的美术教师来说都是重要的思想。事实上,这个世界艺术教师的组织已经把里德教育思想中的基本观点纳入了它的名字中,这证明了它具有普遍性,而不仅在某个国家或地区有效。


 

我相信,现在比以前更需要InSEA,因为它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全球环境的挑战。我们必须认识到:“全球化于我们今天的生活并不是偶然的,这是我们生活环境的转变,这是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

我在InSEA的经历证实了我的信念,我们应该以艺术教育核心价值的多样性来争取真正的理想主义和人文主义的艺术教育方式。在与其他国家的艺术教育者的互动中所产生的不仅仅是认识到我们有许多共同关心的问题,还有对丰富多样的思想和解决方案的欣赏和有价值的探讨。有创造力的一群人的关键品质之一是允许歧义的存在并且防止信息闭塞,这是为了让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存在,很少有组织宣扬这样的品质。如果艺术教育要避免倒退,我们需要珍惜关于“关于艺术”、“通过艺术”和“为了艺术”而教与学的多元观点。InSEA成员Graeme Chalmers写了一本书《赞颂多元的世界:艺术、教育和文化多样性》,书中提请人们需要注意接受和尊重“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本质不同的思想和行动特点之间的平等。”[26]我建议,这一点应该是所有InSEA的行动的根本宗旨。